相关文章

团伙注册5家公司自导自演惊天骗局吸金200万无锡法院宣判天价“...

  法制网记者马超 法制网通讯员石倩

  “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移动互联网投资成为热点。继抢注IP地址、域名后,“关键词”作为第三代互联网名称系统逐渐开始吸引人们注册、运营。而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借营销“关键词”进行诈骗,成为一种新型犯罪手段。

  在江苏省无锡市,就有这样一个犯罪团伙,他们注册成立了5家公司,团伙成员多为同学、亲属,团伙内部按照股东、经理、成员进行级别管理,他们专门瞄准持有“关键词”的人进行诈骗。骗局中,每个环节由不同的人分工“表演”,有的人扮演公司业务员、有的人扮演公司技术总监、有的人扮演“关键词”买家,出价往往上千万甚至过亿,极具诱惑。

  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该团伙先后诈骗53人次,非法获利达200余万元。《法制日报》记者今天从无锡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获悉,该院对这起天价“关键词”诈骗案作出一审宣判,31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十二年六个月至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分别处十二万五千元到五千元不等的罚金。

  “买家”出价8亿收购“关键词”

  “关键词”是指,用户在网络搜索引擎的地址栏中输入某个关键词,便可搜索访问目标网址。据了解,目前“关键词”尚未形成统一规范的经营模式。

  在无锡,以郑某为首的,由“总监”组织、指挥“经理”、“业务员”和“买家”组成的犯罪团伙,通过分工合作,采用佯装以天价收购“关键词”并需要收取必要服务费等方式骗取“关键词”持有人大量钱财。

  朱先生就是这样被一次骗走了10万元。年逾七旬的朱先生,是某热门网络关键词的持有人。去年6月,他接到杭州某公司电话称有人要抢注该关键词的支付端口,其公司可以帮助他进行注册工作。朱先生未予理会。

  几天后,又有无锡某公司业务员打电话给朱先生,称有买家看中了他持有的关键词,是否愿意转让。后双方谈及出价,朱先生试探性表示,之前有人也想买,价格过亿。没想到无锡某公司竟表示“买家”对价格无异议,可以到其公司去三方会谈。

  卖家被骗10万“买家”人去楼空

  去年6月下旬,朱先生来到无锡某公司,见到了电话里的“业务员”和“买家”。“买家”一口开出了8亿元的价格,“业务员”却插话说其查到朱先生持有的关键词支付端口已被他人抢注,“买家”立即表示没有支付端口就不进行收购。

  “我当时有点慌了,就问该怎么办?”朱先生说,“业务员”喊来了“技术总监”,说是能通过申诉把端口要回来,需要收费10.8万元。为了能够顺利转让关键词,朱先生最终答应并当场缴纳了10.8万元,“业务员”表示三天内能申诉成功。

  然而,三天后,业务员又来电说买家要求做英文版,又问朱先生索要10.8万元。朱先生没同意,随后又接到了买家同样内容的电话,朱先生仍没同意。后朱先生再次来到无锡发现该公司已人去楼空,才恍然大悟。

  原来,从第一次杭州某公司打电话来“通风报信”,到无锡业务员的牵线搭桥,以及后来“买家”、“技术总监”的轮番上场,全部都是郑某团伙导演的一场戏。

  团伙分工明确呈高学历低龄化特征

  据了解,郑某为首的这一团伙在无锡开设了5家信息科技公司,通过网络搜索“关键词”后,以电话营销方式向全国各地的关键词持有人行骗,波及范围广,已查实的受害人达40多人,行骗53人次,案值高达200多万元,团伙为首的郑某非法获利177万元。

  这个诈骗团伙,成员大多只是20多岁的年轻人,其中不乏本科生、研究生。如团伙的“部门经理”产某,今年25岁,他刚入职时,公司所做网络推广的业务还属合法生意。没多久,“总监”召开全体员工大会说要转做关键词转让的诈骗生意。升任部门经理的产某,在四家公司带领手下骗到了100多万元,其个人分得33万元。

  令人唏嘘的是,相比行骗者的年轻,受害人却大多是社会阅历比较丰富并且对“关键词”领域有所涉足的中老年人,有的甚至是从北京等地坐飞机赶来的,往返好几趟,最后才发现自己掉进了陷阱。

  据该案主审法官周倩倩介绍,这主要与郑某团伙的严密组织架构以及他们早已吃透关键词持有人的心理有关。案件中,郑某在无锡各地共注册了5个公司,并且发展自己的同学、亲属等人参与。团伙内部按照股东、经理、成员级别进行管理,有一套完整的行骗流程。骗局中的每个环节由不同的人分工“表演”,并紧密合作,使外人看起来“天衣无缝”。

  周倩倩表示,作为“关键词”持有人,本身也是通过付出兑价获取关键词并使关键词的搜索排名靠前,他们对持有的关键词有着一定的期望值。他们面临的是一个布局周密的骗局,且收购金额大多在千万甚至上亿,诱惑力非常大。再加上这些公司大多开设在“高大上”的写字楼,更具有欺骗性。

  法制网无锡(江苏)4月5日电